風水之家

芷和什么字取名搭配好

芷字配屬水的字起名

解你的簽文會有得罪之處,愿你能原諒。
依簽文之意,你是個有要求的人,你會覺得現時的男友不是那杯茶,(你的潛意識是這樣認為的)。你所希望的男友(或未來老公)是一位有事業,很疼愛你,又懂得浪漫,又能處處幫助你,可以讓你依靠的人。但這些,你現時的男友都未做到。因而是否該離開他的決定權在你手上。
依簽文直說,有不對的,請諒。

羅性女孩取名,要求從古詩中取名!我想找一個和“芷”搭配好點的字來組成一個名字!

司馬翎-->飲馬黃河
活骷髏宋炎見他步伐堅定,氣勢強絕,不但有勇奪三軍之概,更有龍行虎步之姿,心頭一凜,腳下發出“哧哧”之聲,原來竟被對方迫退了五七步之多。
此時兩丈外的樹林內轉出一人,朗聲長吟道:“遠于陂水淡于秋,阡陌初窮見渡頭,那有丹青能晝得?晝成應遣一生愁……”吟聲朗越,甚有韻味。
朱宗潛本來全副心神都貫注在宋炎身上,殺機透出,遙遙罩住對方。
縱有泰山崩于前亦不變色,麋鹿興于左亦不瞬目。換言之,他充滿了殺機的心志完全聚注于宋炎,化為一片無形的羅網,籠罩著對方。
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時宋炎固是不能逃掉,旁人也無法從中阻撓。
少而吟聲入耳,卻比震天澈地的顰鼓還要厲害百倍,竟使得朱宗潛心念轉動,忖道:“是那一位雅致風人朗誦司馬池公的絕句?”
這一分心,宋炎頓時能得橫躍數尺,宛如卸下萬鈞重石,大覺輕松,但亦自知背上衣服已被熱汗濕透。
朱宗潛斜眼望去,但見一個中年文士裝束之人,背負長劍,灑然而來。此人相貌不俗,但眉宇間殺氣隱隱,雙眼射出強烈的光芒。
要知道這一首絕句甚負盛名,作者司馬池乃系宋代大學者司馬光之父,但后世之人卻全因他這一首絕句而得知司馬池之名。那吟詩之人若然不是朗誦此首絕句,朱宗潛決計不會因而分心。
雙方目光一觸,那負劍文士傲然笑道:“區區姓井名溫,外號丹青客,在黑龍寨中排行第五,今日定要見識見識閣下的絕妙刀法?!?
朱宗潛大感詫異,心想黑龍寨這等兇手集團之中居然也有通曉文事之士,此人外號丹青客,料必精于繪畫之道。
這真是人不可以貌相,若然只見他作畫吟詩的話,決計料不到這等風雅之士會是殺人不眨眼的兇手首領之一。
但無論如何他心中總有可惜之感,當下應道:“你若是仗劍橫行,此生有何愁可遣?”
井溫仰天長笑一聲,道:“問得好,區區此生本來全無憂愁可言。但在今日以前,此心無處著落,是以有閑愁時復來侵。今日之后,又將情愁纏擾?!?
朱宗潛忖道:“這話分明說在今日以前因心無所寄,情無可托,所以會有閑愁。但今日已遇到心上人,是以閑愁雖消,而又有情愁相纏。此人倒是坦白得很,我若能使他改邪歸正,放下屠刀,真是莫大的善事?!?
當他們對答之際,宋炎余悸猶在,連忙發號施令,霎時間大路的兩端涌出許多黑衣大漢,堵塞住兩頭通路。
此外胖人屠嵇桀也現身跟在宋炎身邊。
朱宗潛放眼一望,發覺兩邊堵截的黑衣大漢們都擺成陣勢,當中留下一段空隙,大概是特意讓他井溫得以與他放對拚斗。
井溫掣出背上長劍,光華閃閃,寒氣長人,傲然道:“來吧,且看你的刀法了得,抑是區區的長劍厲害?!?
朱宗潛暫時收起一切念頭,提刀舉步迫去。但他殺機不盛,是以氣勢還不及早先那般的強。
但見兩道光華閃處,寒芒電掣,原來朱、井二人已各揮兵刃接戰了三招。
朱宗潛心中倒抽一口冷氣,忖道:“此人武功之高大大出我意表之外。他的劍法走的是極陰險刁毒的路數,故此攻守兼擅。我若想贏他,恐怕還得出奇兵走險著才行。如若不然,非激斗五六百招以上難分高下?!?
那井溫亦大為驚心動魄的想道:“無怪此人能連殺本寨十余兄弟,果然功力深厚之極。而且從這數招之中顯示出機智過人。今日若想取勝,定須出奇變化,使出他完全料想不到絕藝心法才有希望?!?
雙方俱都存下戒慎之心,形勢頓時大見和緩。但見他們刀來劍往,一招一式都極是干凈俐落,既不燥急輕進,并不便盡全力,免得招式用老,回師不及。
眨眼間對拆了二十余招,朱宗潛的大刀不論是快攻抑是緩進,刀上的內力越來越強。井溫封架之際便顯見艱困得多。
胖人屠嵇桀右手提起兩根比鴨卵還要粗大一倍的四尺短拐,左手拔出一把兩尺長的屠刀,便要上前增援。
宋炎伸手攔住他,冷冷道:“等一會才上不遲?!?
嵇桀道:“你沒瞧見井老五已抵敵不住么?”
宋炎雙目凝視著戰圈,瞬也不瞬,低低道:“老五最近得到大哥之助,將一種繪畫時用筆之法融化在劍法之中,共有七招之多。我曾經觀賞過這七招出自米家潑墨法劍招,果然有煙云變滅生意無窮之妙?!?
胖人屠嵇桀本來甚是桀驁不馴,乃是誰都不服的蠻橫兇惡腳色。但這刻卻已露出恭謹之色,道:“哦!是咱們大哥指點的,這七招劍法定必高明精妙之極。好,咱們就暫時瞧一瞧再說?!?
他們對話之時,朱、井二人又攻拆了十多招。朱宗潛仗著深厚無比的內力,運聚刀上,漸漸迫得對方劍勢遲滯,已變成有守無攻的局面。
他起初施展這種戰術之時,早就盤算好兩種變化,一是此法如若奏效,便繼續下去,直到取勝為上。二是此法收效不大的話,就在適當時機改用長驅猛攻的手法,盡量利用大刀先天上擅長硬攻的特質求勝。
及至他依計進行之后,發覺有效,便決定采用第一策,穩健地力拚到底。
他全沒料想到對方正希望他采取這等穩健打法,這樣井溫他只須等到一個機會,即時施展出那七招“潑墨劍法”,便可以奇變擊敗穩健了。
朱宗潛雖是絲毫不知自己正向死亡陷阱步步迫近,但他機警異常,突然間發覺有兩點大大可疑之事。一是井溫形勢既然如此不好,旁邊的人為何還不出手援救?二是井溫由開始至今還未使過情急拚命希望反敗為勝的兇毒劍法。
這兩個疑問甚是明顯,只不過身在局中之人還能得發覺,便不是平常之人能夠辦到的。
朱宗潛心生警惕,立刻擬定應付之法。正當此時,井溫突然笑一聲,劍光飛灑而出,奇幻之極。
但朱宗潛也在同時之間改用剛猛迅快刀法,與適才的穩健迥然不同。
兩人頓時展開一場激烈無比的貼身肉搏之戰,那井溫的劍法變幻無窮,氣勢酒落奇逸,果然有如妙手運筆作畫,胸中既有丘壑,落筆時更是處處兼顧,頃刻之間,煙云滿紙。
朱宗潛如若不是改走剛猛搶攻的路子,定要被他這幾招奇奧劍法罩住,非死即傷。原來大自然中萬事萬物皆有生克之至埋。
武功之道更是如此,一旦自己的路數被對方所克,其時縱然功力更為深厚,也會在束手縛腳之下遭遇傷亡之禍。
那井溫的七招劍法銳不可當,只殺得朱宗潛渾身冒汗,但幸而還勉力招架得住,未遭敗亡之慘。
宋炎大驚道:“那斯好生了得,連老五這幾招潑墨劍法也未奏功,瞧來非使用那『分大陣』不可了?!?
話聲未歇,朱宗潛大喝一聲,金刀過處,井溫手中長劍脫手飛上半空。
他這一刀乃是神來之筆,莫說對方,連他自己也甚感意外,但覺這一刀已盡得刀法的精髓神韻,日后若要他再使出這等威力蓋世的一刀,恐怕極不容易。
但見他健腕一送,刀刃已抵住井溫咽喉。但須向前送出,就可以立斃敵人于刀下。不過他卻沒有這樣做,朗聲說道:“井兄的才貌武功都使我十分傾佩,但今日一戰為勢所迫,只好得罪了?!?
井溫厲聲道:“要殺便殺,何用多言?!痹捳f得雖兇,身子都絲毫不敢搖動。
宋炎眼中泛射出森森殺機,嵇桀濃眉一皺,兇惡地道:“何不發動分大陣?”
宋炎道:“老五性命在他手中,若然發動大陣,老五定要最先送命?!?
嵇桀怒道:“誰叫他不小心被敵人抓住,咱們今日若不射殺那,從此黑龍寨威名掃地。誰還肯拿大把的銀子請咱們干活?”
宋炎道:“別急,我先瞧瞧還有沒有其他的路子可行?”
他們的口氣當中一點也不把結盟兄弟之情放在心上,行事完全基于利害得失。如若不是既殘忍自私,而又自信武功高強的惡人,聽了他們的對話也會心寒求退了。
朱宗潛與井溫對視片刻,朱宗潛道:“井兄如若喪了性命,從今永遠喪失了爭雄叱吒的機會,豈不可惜?”他故意在言詞上巧妙地查探對方還有什么陰謀毒計。
井溫果然墮入彀中,冷笑道:“本寨承接買賣以來,從無一次失風。
今日我縱然死在你刀下,但你亦難逃亂刀分之厄?!?
朱宗潛微微一笑道:“這也不見得,兄弟可以借重井兄安然脫困?!?
他不能不信對方的話,因為這黑龍寨的兇手們的武功他親身經驗過,曉得若是有高手統率之下,結陣而斗,當真能夠把自己亂刀分。不過他深信人質在手,今日定可安然脫困無疑。
他迅即繞到井溫身后,但刀刃仍然貼頸而轉,到了后面,才改用刀尖頂住他后背要害,道:“井兄請吧,咱們暫且離開這兇殺之地?!本疁卦谒都馔破戎?,只好舉步走去。
他們是向北方移動,在南邊的十余個黑衣大漢迅即跟著他們移動,速度較之他們兩人快了一些,所以當朱宗潛以刀尖頂住井溫走到離那群守住北邊的黑衣大漢不及一丈之時,身后跟來的那一群兇手們亦離他們一丈左右。
此時朱宗潛等如被前后兩群兇手們夾住在當中,不過他仍不擔心,因為井溫在他刀尖前面,而這個人即是黑龍寨第五把交椅的領袖人物。
胖人屠嵇桀已繞過人群,屹立在北邊部下們的最后面,由于他又胖又高,巍然可見。他左手的屠刀舉到頭頂,發出耀眼的閃閃寒光。
活骷髏宋炎則站在朱、井二人后面那群部屬的最后面,他亦己掣出他的獨門兵器,乃是雙刃,刀身又薄又細,微微彎曲,比常用之刀尺寸略短,一望而知這對奇形彎刀使用之時極為輕巧靈動。武林中稱之為“新月刀”乃是外門兵刃之一。
除了朱宗潛之外,人人皆知一場慘烈血戰即將爆發,但等宋炎一聲令下,那前后三十余名悍大漢便往當中夾攏,變化為一座“分大陣”,誰也不理會那丹青客井溫的生死,只側面等候宋炎的命令。
朱宗潛向擋在前面的黑衣大漢們喝道:“讓出道路,你們沒瞧見他在我掌握之中么?”
但那十余大漢個個舉刀挺劍的屹立不動,也不答話。最后面押陣的胖人屠嵇桀面上閃動著殺機兇氣,亦沒有開腔的意思。
朱宗潛這刻才發覺不妙,他真想轉到井溫面前瞧他的表情。
然而他與井溫腳下沒有停止,轉眼間已迫到五尺之內。
迎面那一群黑衣大漢們刀劍如墻,封住去路,從他們僵硬的表情瞧來,任何人也深信他們決不會讓出道路。
正在這極為緊張的剎那間,宋炎冰冷的聲音升起來,他只喝出“刀山劍樹”四個字。迎面那一群黑衣大漢立刻齊齊連退一丈左右,并且迅即從當中裂開,分成兩排。那當中裂開的道路只有三尺寬,十余名黑衣大漢各以手中刀劍結集成奇妙的陣勢。使得當中這條道路仿佛是刀山劍樹一般,任何穿行此路之人,上有大刀,下有利劍,殺氣森森,足以令人心寒膽落。
宋炎接著用那冰冷的語調說道:“你敢穿行過去么?”這話自然是向朱宗潛說的。
朱宗潛朗笑一聲,道:“為何不敢?”
他雖是明知一旦走入陣內,頭上以及左右兩側的刀劍尖鋒都離他不過數寸之隔。其時敵人不敢發動則已,如若當真發動攻勢,他武功再高,也不能完全安然無恙,縱能不死,但受傷卻是決計免不了的。
此時暮色更深,四下浮動慘澹陰寒的氣氛,突然間一陣急驟繁密的蹄聲從北面傳來,一聽而知乃是七八騎飛馳而至,趕往距此十余里遠的陳留縣城投宿。
宋炎凝神一聽,面色微變,低哼了一聲,道:“姓朱的你敢走就快點走?!?
朱宗潛為人何等機警多智,一聽此言便知別有原因,決不是普通的過路人,心中暗暗好笑,忖道:“宋炎你這是弄巧成拙啦,若然不開口催促,我雖是聽到啼聲,也將不加理會,一逕穿陣而去。但你這一使出激將之法,我偏偏不教你如愿以償?!?
當下抖丹田仰天長嘯一聲,嘯聲破空而起,在場之人無不震得耳鼓生疼。他接著朗聲喝道:“黑龍寨主正與本人爭斗,來者如若自問惹不起黑龍寨,快快停步或是繞路避開為是?!?
這幾句話乃是以深厚內功逼出,遠傳數里。蹄聲雖響,卻不能淹沒一個字,人人都聽得十分真切。
此時迅急馳來七騎離這現場只不過是二十來丈,因其間有個彎角,所以視線被右崖隔斷。那七騎方自聽完朱宗潛之言,路畔拭瘁竄出兩條人影,都是黑色勁裝手提兵器的大漢。
他們攔在大路中心,那七騎除非把他們撞跌,否則很難過得去。但這七騎迅馳之勢絲毫不曾受阻,只見他們忽間已分作兩排,逕從大路兩邊抄去。
攔路的兩名黑衣大漢尚未叱喝出聲,最先的兩騎已抄到身側。他們不暇尋思,各揮兵刃分向這兩騎攻擊。
雙方的動作都奇快異常,如免起鶻落,使人全無思考余地。那兩騎馬上之人齊齊冷笑,各自俯身出手。
駿馬挾著勁風迅即竄過那兩個攔路大漢,馬上之人同時都把對方兵器奪到手中。緊接著兩騎銜尾掠過,那黑龍寨的兩名大漢萬想不到手中兵刃一照面間便被人奪去,方自一怔,又有兩騎抄掠過去了。
此時一共已竄過了六騎,只剩下一騎略為墮后,故此黑龍寨兩大漢來得及往當中一合,攔住這單騎的去路。
這一騎與先前的六騎全不相同,馬上之人固然極為年青,那匹坐騎也雄俊無比,渾身雪白。鞍上的年青騎士一見去路被阻,當即長笑一聲,猛一提。那匹白馬隨著這一提之勢,四蹄離地飛起,呼一聲從兩人頭頂越過。
這年青騎士應變之快,騎術之精,以及馬匹的神駿隨便那一件都可以稱絕一時。黑龍寨的兩名大漢乃是行家,不由得都呆了。
眨眼間這七騎已馳到現場,驟然煞住急馳之勢,恰好是停在胖人屠嵇桀車后兩丈之處。
活骷髏宋炎乃是極老的江湖,故此早先一聽蹄聲便知來人乃是武林高手,這才會變色以及催促朱宗潛。
朱宗潛卻遠比不上他,當時絲毫不知,所以朗聲警告來人,免得來騎糊里糊涂中碰上了黑龍寨,結下怨仇。
這時便瞧出黑龍寨紀律之嚴不是一般幫派可比,在場三十余人包括嵇桀在內,竟沒有一個轉頭或抬眼去瞧那一干闖到的騎士。
只有主持全局的宋炎用銳利的目光在那七騎士面上轉動。他的目光每掃過一個人,就不由得皺一下眉頭,如此一共皺了七次,可見得這七騎來頭甚大,不比等閑。
那七騎之中,有六個是年在五旬以上的老者,只有一個年紀極輕的人,身罩長袍,相貌端方穩重。朱宗潛一眼望去,認出此人正是銀衣幫少幫主歐陽謙。
他感到意外地再向那六個老者望去,但見黑發黑髯的也有,須發全白的也有,禿頂的也有,身上穿著也多半不同,各有特異之處。唯一共同之處便是人人雙眼神光充足,精神極大,好像每一個都準能活過一百歲似的。
失宗潛的目光在一個禿頂紅臉,頷下留看一叢烏黑的山羊胡子的老人面上多停留了一下。
這位老者不但相貌滑稽可親,最惹眼的是他身穿一件羊皮短襖,毛皮反在外面。厚厚的棉褲下面又是一對笨重臃腫的棉鞋。
這一身裝束可知他乃是煉的童子功,元陽未失,是以寒暑不侵,亦必定有一身上佳的橫練功夫無疑。這么大年紀之人還是童身可就不易多見了,所以朱宗潛格外注意他。
這禿頂紅面老者沖著他呲牙一笑,那部山羊胡子翹起來又落下丟,這樣急速地上落幾下,好像山羊的短尾巴抖動一般,甚是滑稽可笑。
但朱宗潛見了卻甚是佩服,心知此老一身內功已臻化境,才能氣貫毛梢,運轉自如。
歐陽謙低噫一聲,才道:“原來是朱宗潛兄在此,這真叫做人生何處不相逢了?!?
話聲方歇,先前攔路的兩名黑衣大漢,急步進到他們后面,宋炎冷冷道:“退下?!蹦莾扇肆⒖涕W入路邊拭瘁。
宋炎接著又道:“真想不到在這等荒僻的小地方竟會碰上當今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前輩高手,人數竟達如此之多。但愿幾位只是因事路過,并非特意來找敝寨的麻煩那就好了?!?
一個須發皆白面容清瞿的老者開口道:“閣下想必就是黑龍寨的智囊宋二當家了?!彼请p細而長的眼睛中射出閃電般的光芒,冷峻又銳利。
宋炎拱手應道:“正是區區在下,想不到武當名宿歐大先生居然識得賤名?!?
那歐大先生接下去道:“我等此來一半有意一半無意,這話聽起來好像是故弄玄虛一般,其實絲毫不假?!?
饒他宋炎如何詭譎多智,聽了這話也不由得一陣迷糊,當下含混道:“原來如此,這倒教在下覺得甚是難做?!?/p>

取名鄭芷后面搭配什么字好

龍吐珠是所有"龍魚"的泛稱,是香港人的叫法.金龍魚是其中的一種.
http://www.fishbase.org/identification/specieslist.cfm?famcode=38&areacode=&spines=&fins=&c_code=

芷字取名

什么

2022年五行屬什么命

2022年五行屬什么命?每一年出生之人都屬著不同的生肖,有著不同運勢,那么2022年出生之人屬什么生肖呢?運勢如何呢?
2022年出生之人屬牛,此年在天干地支紀年法當中為辛丑牛年,在甲子納音表中當屬壁上土,故此年出生之人為壁上土命。
屬牛之人天生勤奮努力,有著強烈的進取心,忠厚踏實,求真務實,做事責任心強,肯吃苦耐勞,心有正義感,愛打抱不平,勤儉持家,較為穩定,不足之處是稍微固執己見,缺乏通融,愛鉆牛角尖,主觀獨斷。
屬牛之人在工作上可謂是天生的實干家,肯吃苦耐勞,困難坎坷對他們來說都是小事,而努力只能終會迎來好運,故此年出生之人在其中年時期大多事業有成,屬牛之人勤儉持家,孝順父母,故此年出生之人大多會有美滿幸福的家庭

2022年3月15日 10:00出生的唐姓男寶起名五行缺什么?名字中帶哪個屬性的字比較好?

好命,聰明!傷官用印,讀書人。傷官生財,企業巨子??上罩魃匀?/p>


野花视频免费中文高清观看_国色天香中文字幕在线_免费一级A片在线观看播放_我的好妈妈1中文字幕